专题首页     |     新闻资讯     |      作家介绍      |     嘉宾对谈     |     评论家介绍     |      信誉彩票老平台
新闻资讯
 沪台小说家讨论何处寻找“都市生活的诗意”
来源:上观新闻

  
  11月8日晚,大隐书局“满庭芳”内,摆上了一张长桌子,远道而来的6位台湾青年作家与十余位沪上作家及评论家围坐在一起,每个人面前还倒上了一杯红酒,气氛轻松、活泼。“这是一场小型的‘会饮’。”充当主持的评论家黄德海说,作为“2016上海——台北小说工作坊系列活动”的最后一场交流会,当晚由华师大社和大隐书局主办的大夏读书会也是一场名为“都市生活的诗意”的饯别宴。
 

  过去三天,分别由上海、台北各1位作家和1位上海评论家组成的主讲小组进行了6场高密度的主题研讨会,算上11月5日的作家见面会,8场交流活动精彩纷呈。高翊峰、黄丽群、李维菁、路内、小白、走走等沪台作家就小说创作、作家内省等方方面面进行了深入探讨。

  陌生感、断裂所在的地方产生诗意

  “作为写作素材或背景,乡村性的诗意与生俱来,‘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’,孟浩然的诗是天然的山水画,非常地美、非常地诗情画意。”谈写作的“诗意”感,上海青年作家滕肖澜认为,乡村在诗性方面占有一定优势。反之,城市人多、节奏快,生活看似单调而又格式化,“比如我们早上起来,到楼下买豆浆,碰到邻居打招呼,这些都是非常家常、琐碎且波澜不惊的城市生活,但它们又都是真实的。诗意是什么?如何在刻画世俗的城市生活时提炼出诗意?”

  与滕肖澜对谈的台湾作家李维菁从都市,也就是都会的概念开始谈起。“都会有两个特征,一是人口密集,二是金融资本高度集中。在这背景下,衍生出人际关系或人的实践等各种反应形态。”李维菁介绍,台湾从1990年代起大量讨论都会这一概念,“1990年代台湾金融资本高度累积、媒体快速成长,大家幻想的是疆界的消弭,多元文化主义是文学、艺术戏剧的主轴,也是90年代的关键字。”

  李维菁著有长篇小说《生活是甜蜜》,在书中,艺术圈生态一一铺陈。“艺术对人有一种召唤,有人创造于他的欲望、幻想,想象能顺利落地,有人不行。这些内在幻想和欲望,都令我着迷。”这是李维菁的写作理由。上海书评人btr从《生活是甜蜜》这本书中读出了音乐性,他认为音乐性是都市生活诗意的关键词,“书的每一个章节反复出现一个主体性的旋律,但主旋律之外,还有额外的、自由发展的东西。”

  诗意也与距离有关。“如果用上海话表达一本正经的情感,那听起来有点滑稽,比如沪语的‘我爱你’似乎听起来有点嘲讽。”btr举例。台湾作家高翊峰则不太同意这一观点,“我觉得上海话非常优雅诗意,因为我是客家人,完全听不懂。但每次听到别人说客家话好美时,我其实是在说非常粗俗的话。”高翊峰认为,“诗意”本身有一定程度的调离,陌生感、遗忘、和断裂所在的地方产生诗意。“现在回头看90年代,已充满了强烈的诗意,那种细致的、让现在的年轻人觉得很老派的东西,会因为时间和‘遗忘’展现出强大的诗意。”

  时间诞生诗意。“现在拍一张照片,刚拍完可能没有感觉,等它微微泛黄,自然会有一些东西出来了。”这是滕肖澜描述的对诗意的感觉。

  两岸作家彼此还太不了解

  “诗意在台湾语境中的意思是穿透现实,你快速地下去戳破现实的包袱,在很深的一瞬间抵达生活的本质,然后再很快地离开。”台湾小说家黄丽群认为瞬间性和速度构成诗意,同时她也指出两地在诗意的语境上存在差异,“在台湾讲诗意,通常不会联系到自然牧歌式的想象。”

  “很多时候,两地语言的壳是一样的,但外延范围和核心意义在某些时间打不通。这个不同造成两地的写作者使用语言折叠与展开的方式很不同,这种歧义造成的空间也不同。”黄丽群以《生活是甜蜜》一书中描述的台北捷运与上海地铁的差异感为例,“台北捷运有一个很奇怪的空间性格,它是台北市最受到日式殖民教养所产生的空间。我们人口不是那么拥挤,人流速度不是很快,转运站也不会走很远距离,捷运覆盖尺度大概是上海的两三个区。在台北,捷运是非常白领、非常都会化的空间,所以它会被描述成清冷的现代化空间,而不是被描述成三教九流的、拥挤或遥远的空间。”

  文化符号、语言风格、诗意的想象,上海和台湾两地存在不小隔阂。“大夏读书会”上,陪同6位台湾青年作家来沪的《联合文学》杂志总编辑王聪威提到,两地作家彼此“实在太不了解了”,“绝大部分大陆读者对于台湾作家的认识基本从白先勇、朱天文、朱天心、张大春开始;反过来,台湾读者对大陆作者的想象也基本只有莫言、余华、王安忆等人。”但这些作家都只是两地文学界的部分版图而已。

  “谢谢台湾作家和上海作家可以在这三天非常密集地讨论,原本没有交集的群体一点点拉近。与其说我们在讨论文学,不如说我们在做初步的认识,就像轻轻抚摸对方的汗毛、抚摸对方的背一样。”王聪威说。

  “我有一个诗意的想象,作品就像是一辆大巴车,把作家、评论家、出版人都装进来。我带着真实事件,好像要去揣摩虚构和变形的隧道,经历一连串冒险之后,希望看到的是未曾想象过的全新的景象。”在台湾小说家刘梓洁看来,写作是孤独的,有机会能与小说家、评论家聚在一起谈论创作,是难得的体验。

  酒香弥漫,连续几天的交流,沪台小说家、评论家之间已非常熟稔,现场妙语连珠、巧语频出。有读者感慨“简直像进了作家宿舍”般随性,情不自禁的大笑与掌声是最好的例证。分别在即,“这场小型的‘会饮’,能够见识到大家放松的一面,这很难得。”黄德海说,“大家摸到了需要碰撞的边缘,如果以后有些机会再碰到,肯定要再撞撞肩膀的。”

主办单位:
信誉彩票老平台

网络支持单位:
更多活动请登录官方微博和微信
信誉彩票老平台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-1
电子邮件:shanghaizuojia@126.com 联系电话:021-54047175